Teresa Zo

他忽然回头对着我笑:“你看,这里是不是和十八年前一模一样!”

之后我将永远一个人待在这间房里,不过她也可以心满意足了,因为到那一天她就会知道,每个星期天到她的祭坛前弄乱她的玫瑰的,并不是那来无影去无踪的风。

——《有人弄乱了这些玫瑰》
马尔克斯

看《六点钟到达的女人》和这一篇的时候有特别喜欢的话,忙过这一阵可能会写一下这样的带卡。马尔克斯从年初看到了现在,真的太喜欢他啦。自己如果也有这样的能力就好了(…

2017-11-17

没有毅力看完源氏还是,挺遗憾的。希望等以后自己有足够时间沉寂再慢慢慢慢地看。忘记 蜻蛉 章的女子叫什么名字,她选隐遁背别君相一众沉湖,我觉得蜻蛉两个字实在不能再适合了。
听到矶村由纪子的 樱花 就是那种感觉啊。

旗木给我的也绝对就是这种感觉,我觉得他生来静默是出尘的鹤仙。我也不想忽视他到底多强大,他有多么坚毅多么重视其他的东西,但是凡想到他老去,他独活,未过于这样的感官了。他实在好轻盈,蜻蛉折翼在窗外池水中央他也合眼听见。大约他笑,就已经涟漪满潭了。言笑晏晏的银色男人会老,会变得越来越温和,会放弃越来越多的东西,会捧护他渐渐也流失的回忆。所以他望着栈道苍苍莽莽,耳畔听风已经是弦声,闻声回头对你是落...

2017-11-16

GORGEOUS

*

很少有人知道有着“木叶事务所金字招牌”之称的旗木律师到底是怎样的一号人物。熟悉了他在庭上侃侃而谈冷静稳健的模样,在为数不多的记者采访中他赢了官司也不得意的平淡模样,偶尔在小报上刊登出的“旗木律师新任某某公司法律顾问”新闻上他读着书的私服写真,没有人知道这位银发的、很有女人缘的律师先生私下里到底如何。


“旗木,今天发行的女子高中生期刊又放了你的报道噢,”夕日红边喝咖啡边靠上了身边阿斯玛的肩头,“原来你流传在网上的写真够杂志报道那么久啊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”

“那个,旗木你晚上还有案子要做吗?”阿斯玛稍稍介入打断了红好奇的问题,他问坐在对面的半张脸都埋在红色羊毛围巾里的人,“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不如去居酒屋...

2017-11-12

冷天瞎想

喜欢这种冷冷天气是有原因的吧、因为暖意变得很容易放大而且很珍贵很有效。
最近就天天想到少女情节,土宝会边搓着手边呵气去等卡,然后黏黏糊糊给他戴围巾趁机还亲两口脸颊。回到家交换一个笑就能知道对方要喝点什么,今天想不想喝酒想不想喝茶,观察他说话的多少就能判断今天晚上有没有戏。暖气坏了的时候会有一条大毯子,土土就嫌弃地和卡的狗狗们窝在一起讲起幼稚故事。月亮照着地下好亮好亮,在窗前拨吉他玩的土土抬头就看到晃眼的银毛,拱了拱过去闻卡刚吹干还暖烘烘的头发。

可爱啦。

2017-11-05

初霜之光

*for hatake kakashi's birthday

九月中旬的秋风是夹杂在阵阵的雨里落下的温度,那是从云层的水雾里融化出的情愫,经由地表和海洋,接近那灿灿的阳光,最后如愿而满意地从高空踏上归程,掀起人间的一小段躁动:穿过了人们自然下垂的指尖,吸引他们向着愿望的远方迈开脚步去,转动风车的叶片,每一个的堂吉诃德都在人间的每个角落,各自做着自己的勇士。 

“ 早上好,请问您需要点什么?”

 “……呃,请帮我拿左下的三明治吧,多谢。” 

“好的,请您稍等。” 

对于从小到大都住在木叶城中的旗木来说,这样的日子几乎每天都在循环。他是...

2017-09-15

旗木先生生日快乐
高中生活忙碌,明晚争取写完!

2017-09-15
1 / 9

© Teresa Zo | Powered by LOFTER